【励志醒目】英国神童大少爷比人聪明还比人努力(转贴)

原标题:乔布斯智商最高的朋友是这个人:他有啥贡献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C3RB24OB0511BJIC.html

    Begin 励志
复制代码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Steve Jobs


见识过最美好的知识搜索引擎是它
拯救了无数写不完数学作业的少年


网友评论:
哟,范队又回来了,没赶上这两天的热闹呀
他12岁的成就我就看不懂了

----发送自 Xiaomi Mi-4c,Android 5.1.1

新号刚能发言,这几天只能看着。楼顶转贴来自ChipHell,那边的号很久没用被冻结了,刚解冻,但是距离能发言还得挂好几个月。所以转过来了,标题纯属客观评价,没有任何夸张,谈笑风生而已。

加一句吧,这“Wolfram Alpha”一出场就被视为“Google终结者”,在谷歌进不来,百度式微的前提下,换个赞助商(或曰“合作伙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能“超能力者”看不懂,但是“政治爱好者”都明白。

是吖,看报道,这英国神童大少爷既没有泡妞也没有逛迪斯尼,平生爱好就是宅在家里敲键盘,多励志吖。所以应该对于那些以它为偶像的“中国神童大少爷”期待甚高嘛,“横空出世小救星,阅尽人间春色”嘛。
【DND】现实里智力超过18的人是什么状态?


差距真是大
这种微博风跟吹牛逼我朋友系列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说得作者跟这个主人公有多熟似的
可是他绝顶了
你发这个帖子就跟说“爱因斯坦好NB啊”一样。

谁不知道wolfram是个神棍级别的。
是我调查挺川LGBT大少爷碳水灌水机害范队被封了

人艰不拆嘛,作者也是拿钱办事,软文已经是个行业了吖。再说了,软文本身也是有商业目的的哟。

已知这“计算知识搜索引擎”牛哔得一哔,谷歌都不是对手,那么百度搜狐什么的当然都要完蛋了吖,除非上去跪舔“合作”,还得通过“中国神童大少爷”当中介。

很多人不知道嘛,比方说耍钱的朋友们,比方说超能力者们。这文章就是要提醒,跟着“中国神童大少爷”混有前途。

那么,到底是和百度合作呢,还是和搜狐合作呢,还是进来单干呢?关系到股价此消彼长,以及超能力者的就业状况嘛。

我十年前就知道Mathematica了,和Matlab对应,一个做符号计算,一个做数值计算。当年还有一个Maple和一个Maxima,不过现在战斗力都不如Mathematica了。

要不是现在只有半狗工资,我早买一个Mathematica10了。

差距比你想象得还要大。你看这英国神童大少爷在家宅了十年才敲击了一亿次键盘,可见智力也就18罢了。

夺心魔的智力能到19哟,多半会找一帮超能力者帮忙敲键盘,等验收通过就从迪斯尼回来,搂着妞刷朋友圈:这帮死肥宅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该踢走让它们悲惨的死在小旅馆。

加一句,把死肥宅超能力者踢走之后,还会有个“宅男黑客活雷锋”入侵银行把他们的存款都转走,然后及时抑郁症发作跳楼自杀呢。

我18年前就知道Mathematica了,还有一个Matlab。宿舍里12人,应用数学系七个,电子工程系俩,自动控制系仨。

然后工科那五个感慨说课本都换了,以前一堆手算技巧不教喽,都用Matlab多爽。我们理科生对曰:都用Matlab多贵。

再然后工科生反唇相讥,说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等笑谈:还有Maxima,是Mathematica和Maple的鼻祖哟。

然后工科生们就闭嘴了,因为那时候SciLab还没出呢。
看完这个忽然想辞职回家歇着了。
跟能创造伟大的作品相比,放弃大城市的工资和房贷又算得了什么

我也是十年前就知道了。那时也是看到Matlab贵,想看看还有什么好玩的。
只不过一直没玩起来

个人就用盗版嘛,啥时候你要开发产品了再说

Matlab那么贵不是用来玩的,就是卖也是把一堆工具箱拆开了单卖,哪个领域用得着什么就买什么,在中国早就有分公司了,每年业绩优异得很吖。

工科生就职行业里面采购预算与其相关的可不少,所以我说上世纪末就看见校内改课本了,当时就已经钦定了让麻省MathWorks公司赚钱,工科教育为此而全面转向。

朋友,你智商不如他

有依赖症之后就离不开喽,等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超能力者们用盗版开发出“附加产品”之后,再找融资的时候就知道喽。
但是这个人有点民科,如果他性格没这么扭曲说不定能和witten一较高下。所以说不管你多聪明,搞学术是不能闭门造车的。

区区凡人,想这么多干吗


那就涉及到信仰了也,到了这个程度的科学家基本上都有确定的信仰。这Wolfram自从专业向计算机倾斜,或者说看到了Maxima前身Lisp版的Macsyma,就已经向着认定“由简单规则反复迭代”的世界观转变了也。这也符合其出身和环境背景:一帮清教徒科学家呆在加尔文主义重灾区麻省。

对于信仰不好说对错,反正既不可证明也不可证伪还不知道能否被证明或证伪。Wolfram既然认定了一条路,然后作出了丰硕成果,截止到这里的成就可以肯定嘛。至于刨除公关形象之外,本人更像科学家还是更像商人,谁知道呢。大少爷即便超脱凡尘但做买卖自然有一群奴才负责帮闲嘛。
就我一个人看不懂范队在说什么吗
真。超能力者

同,我还是文科专业

只可惜还没变秃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

我说得很清楚了,只看楼顶转贴的软文,滤掉抒情,都是公开形象的简历,本身没什么私货。

值得怀疑的有两点,一个是成年前那“未发表”的四本书,一个就是1979年怒敲键盘。

前者可能不是伪造,但原版手稿应该是摘抄编纂型,类似扩充版笔记。这种事很多“神童”小时候都干过,看了一些(以专业人士眼光看来其实很浅显的)面向成年人的科普读物,然后对其中的措辞和描述不满意,都会按照自己理解的程度摘抄出其中精华内容当作宝贝秘笈一样珍藏。

这事我也干过(不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小学六年级去少年宫天文班听课,就把课堂笔记认真的誊抄一边还到处翻书(少年百科全书之类)补充了很多“注释”呢。

后者则有点避重就轻的感觉,因为没提到Macsyma。在六十年代MIT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驱。Lisp是官方语言,包括GNU/RMS在内一票大拿都是那里出身。而局限于当时计算机的计算能力,成果有限,只是其构思之影响实在深远。

因此Wolfram在1979年的工作,是“事业”的开始,不是“学术成就”,在十几年后的计算机上实现前辈的创意而已。这么说并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作为比人聪明还比人努力的大少爷,又有点行动力,那么想创业再简单不过了也。

这Mathematica主要卖点就是金融模块吖,耍钱界去挖数学物理PhD算期权的时候,通常都会顺便把相关软件带进来嘛,或者直接当生产工具采购了。

所以说我还是没懂你在说什么?批判吗?
Wolfram的开发成果现在已经应用的很广了,他的人生经历又不是什么私密谁都能看的到,这不就是个营销号找个话题吹一吹什么的。

真·赵氏·超能力者。可以对比比尔·盖茨的经历。

套路一般都是有个神童从小比人聪明还比人努力,然后有点行动力写了点东西(可能有奴才帮忙),然后家里就找个关系吹捧一下,然后就有了第一桶金(或是风投或是奖金),然后就开始了传奇般的商界生涯了也。

所以嘛,我才提醒本坛网友,眼瞅着“中国神童大少爷”就要开始创业了,想搭顺风车的,想卖身投靠的,快快的行动起来,赶早不赶晚哟。

看你楼下,刚回复了别人。这传记型软文除了为“比谷歌聪明还比谷歌努力”的搜索引擎打广告之外,还在帮“中国神童大少爷”打广告。

我又不耍钱,没有任何倾向,只不过把各种可能性说清楚,各位耍钱的朋友和超能力者自己判断,每个人的屁股不同不能强求。

就当我愚钝看不到”‘比谷歌聪明还比谷歌努力’的搜索引擎打广告之外,还在帮‘中国神童大少爷’打广告“吧

那你找本坛网友{@脑洞}问问吧,或许能弄到内幕消息可以提前站队呢,“有些人就是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这话我看它说了不下上百次了。

努力本来就是聪明的一部分,天将降大任的天是第一位的。如果有人应该是时代的弄潮儿那么写不写软文他都是能走在时代的尖端的。
优良的基因和良好的优势教育资源当然能触发更多的“天才”,一个有钱有势脑子有不笨的人出现我觉得没什么不妥的,他要借势做事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妥的。

是没什么不妥的吖,所以我才提醒各位有心的朋友,要有政治敏感性经济敏感性技术敏感性,站队赶早不赶晚,趁钦定成功人士的中国神童大少爷刚到创业板立刻抄底,等到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了之后股票就不是奋斗时的价格喽。

范队不是在北京有两套房吗,怎么说话酸不拉几的?

因为我心无挂碍吖,说过了不耍钱,根本不在乎谁能抄底谁能截胡。各位看我分析形势,获得点提示,也用不着表示啥感谢之意,但是把“新闻评论”称为“酸不拉唧”就有点带节奏的感觉了吧。
孤苦伶仃可怜废柴草根文盲矬胖老穷光棍汉喝多了回来了孤单在宅凄凉上线了大家好……没人搭茬很无聊吖~~~

参考22楼的质问和24楼的回复,稍微展开点,参考常态友坛龙空网友发言:http://www.lkong.net/thread-227148-2-1.html#pid4784525



于是,不考虑信仰的差别,哪怕只看技术,人工智能对于自然语言处理的流派,也有乔姆斯基和索绪尔两拨。其中乔姆斯基的风格,正好适合计算能力不太强的前提下迅速获得丰硕成果的路线图,也就是“简单规则反复迭代”那一派,Wolfram就是这一派。

而索绪尔的风格就要麻烦一些,正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神经网络曾经热闹一时,但都因为计算能力不足而被削减预算,到了本世纪计算能力“过剩”的前提下,又被提起来了也。谷歌啥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走的就是这一条路。

加一句,不是说神经网络派只要线性扩张处理器和内存就能躺赢,深度学习神经网络需要的代码,对数学工作者出身的码农要求较高。而乔姆斯基/Wolfram派的“简单规则反复迭代”流开发,反而不那么高端,只要掏钱买处理器内存交电费即可。

再加一句,所以我才说归根结底还是信仰之争嘛,政治上乔姆斯基啥站队,本坛红领巾灌水机都特么不知道是吧。
刚爬起来酒劲还在,继续与本坛网友谈笑风生。为啥这几个小时里没人出来进行技术上的探讨呢?只看见纷纷作出抱大腿的行动,同时指使灌水机跨坛挑衅吖。

把后半截话说完:神经网络派人工智能的风格,是“单例”(Singleton)黑箱,正如人类大脑,一共就一个,不能切割,不能复制,不能从外部理解,只能与之“交流”。

所以,甭管投靠谷歌人工智能那山头所扶持的买办代理人怎么忽悠,离不开美国服务器是肯定的,网线一拔就是傻哔,最多在境内局域网重新深度学习一遍,但是服务器集群搬不走,只会越来越大,挨个EMP就变白痴。

并且,维护神经网络派人工智能的码农,只知道这“电脑”运作原理而无法进行调整,不敢删除任何历史积累数据,否则后果无法预测。和神经科学家看人脑的方式类似,不把人弄死弄残的前提下只能围着转干瞪眼,瞎猜“人脑”里面有啥想法。